自我救赎从读书开始(1)

自我救赎从读书开始(1)

养成读书的习惯也就是给自己营造一个几乎可以逃避生活中一切愁苦的庇护所—毛姆

少年巴比伦—很长一段日子我都认为自己无人可爱,所以只能爱你。我为这种爱情而羞愧,但在这样的旅程中我无法为自己的羞愧之心承担责任,假如无路可走那不是罪过。但我也不想睁着无辜的双眼看着你,你既不在此岸也不在彼岸,你在河流之中,大多数人的年轻时代都毁于某种东西

【菲茨杰拉德】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这世上有的是时间—他的一生和她的一生。可他一吻她,就立刻明白过来就是他找遍永恒的宇宙也无法找回那些失落的四月时光。此刻他可以紧紧搂住她,直搂到臂膀上的筋肉暴突—她是可爱的,她是宝贵的,他曾为她而战,也曾拥有过幸福

【斯蒂芬•金】 肖申克的救赎 不再纯真的秋天 |《尸体》 228页 —最重要的事情往往也最难启齿,你不好意思说出口,因为言语会缩小事情的重要性—原本萦绕在脑中一些天大的事情,一经脱口而出,便立时缩为原本的实际大小。不过其实远远不止如此,是不是?最重大的事,往往和你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有密切关系,有如敌人乐于一窥的藏宝图。或许有一天你鼓起勇气,把心中一切和盘托出,结果只落得让别人看笑话,因为他们压根儿不懂你再说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事情那么重要,说着说着,几乎哭了出来。我想普天下最糟的事,莫过于怀着满腔心事与秘密,却非无人可诉,而是没有人听得懂!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

【王尔德】 自深深处—在这个智慧于我益,达观于我无补,引经据典安慰我的话于我如灰土的时候,那小小的、谦恭的、无声的爱之举动,想起它就为我开启了所有怜悯的源泉:让沙漠如玫瑰盛开,带我脱离囚牢的孤单与苦痛,让我与世界那颗受伤的、破碎的、伟大的心相依相连。

帕斯杰尔纳克—描写春天的早晨很容易,谁也不需要它,但想做一个象春天的早晨那么朴素,明朗而又意外的人,却很难。

【布莱希特】 回忆玛丽·安 —至于那个吻,我早已忘记, 但是那多空中漂浮的云, 我却依然记得,永不会忘记, 它很白,在很高的空中移动。

【阿兰•德波顿】 无聊的魅力—爱情的反讽之一,你越不喜欢一个人,你越能够信心百倍、轻而易举地吸引他,强烈的欲望使人丧失了爱情游戏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漫不经心,你如被人吸引,就会产生自卑情结,因为我们总是把最完美的品质赋予我们深爱的人。

【菲茨杰拉德】 夜色温柔—萨克雷写的童话《玫瑰与戒指》中,一根黑色魔杖说道:“孩子,我给你的最好祝愿,便是一点点不幸。”

【玛格丽特·杜拉斯】 物质生活 56页—在《情人》一书中,有些男人对白人小姑娘和中国情人这两个人物感到难以接受。他们说,翻看翻看,要么索性闭上眼睛不看。他们是闭着眼睛阅读的。对他们来说,《情人》是写一个古怪的家庭,以及散步呀,轮渡呀,所谓Saigon by night(夜西贡),殖民地乌七八糟的小酒馆之类。他们竟看不到那个白人小姑娘的中国情人。对于多数人来说,情况不同,《情人》中那两个人物却使他们内心充满了自古即有的来自人内心深处的那种无从意料的欲念,即乱伦、强奸的欲念。对我来说,那个到城里上学去的小姑娘,走在有电车道的宽大马路上,走在市场上,走在净是面目黧黑的人群的人行道上,其目标就是要走向那个男人,她有责任委身于情人,她所有的那种自由,我已经没有了,我已经失去那种自由了。手出现在身体上的情形,我还记得,瓮中倾出水的那种清新,我也记得。天气炎热,那种炎热现在已经不可想象了。我现在就是那个让人洗浴的人,我的身体他不去擦干全身水淋淋地就把我放在露营地的床上木板光滑像是丝绸,凉凉的他打开风扇。他的一种力、一种温情使我昏迷绵软,把我吞没了。

【泰戈尔】 园丁集 12页—我心绪不宁。我渴望着遥远的事物。 我的灵魂在极想中走出,要去摸触幽暗的远处的边缘。 呵,“伟大的来生”,呵,你笛声的高亢的呼唤! 我忘却了,我总是忘却了,我没有奋飞的翅翼,我永远在这地点系住。 我切望而又清醒,我是一个异乡的异客。 你的气息向我低语出一个不可能的希望。 我的心懂得你的语言,就像它懂得自己的语言一样。 呵,“遥远的寻求”,呵,你笛声的高亢的呼唤! 我忘却了,我总是忘却了,我不认得路,我也没有生翼的马。 我心绪不宁,我是自己心中的流浪者。 在疲倦时光的日霭中,你广大的幻象在天空的蔚蓝中显现! 呵,“最远的尽头”,呵,你笛声的高亢的呼唤! 我忘却了,我总是忘却了,在我独居的房子里,所有的门户都是紧团的!

【蔣友柏】懸崖邊的貴族—父亲蒋孝勇在世时告诉蒋友柏,三件事情要在25岁前决定,就能建立自己的事业版图。第一,决定娶谁做妻子;第二,决定踩在谁的肩膀上前进,让别人甘愿为你抬轿;第三,决定自己的价值。蒋友柏的确按照父亲的指示去做了,所以他能创立自己的事业。

【 海明威】 流动的盛宴 8页—一个姑娘走进咖啡馆,独自在一张靠窗的桌子边坐下。她非常俊俏,脸色清新,像一枚刚刚铸就的硬币,如果人们用柔滑的皮肉和被雨水滋润而显得鲜艳的肌肤来铸造硬币的话。她头发像乌鸦的翅膀那么黑,修剪得线条分明,斜斜地掠过她的面颊。 我注视着她,她扰乱了我的心神,使我非常激动。我但愿能把她写进那个短篇里去,或者别的什么作品中,可是她已经把自己安置好了,这样她就能注意到街上又注意到门口,我看出她原来是在等人。于是我继续写作。 这短篇在自动发展,要赶上它的步伐,有一段时间我写得很艰苦。我又叫了一杯圣詹姆斯朗姆酒,每当我抬头观看,或者用卷笔刀削铅笔,让刨下的螺旋形碎片掉进我酒杯下的小碟子中时,我总要注意看那位姑娘。 我见到了你,美人儿,不管你是在等谁,也不管我今后再不会见到你,你现在是属于我的,我想。你是属于我的,整个巴黎也是属于我的,而我属于这本笔记簿和这支铅笔。 接着我又写起来,我深深地进入了这个短篇,迷失在其中了。现在是我在写而不是它在自动发展了,而且我不再抬头观看,一点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不去想我此时身在何处,也不再叫一杯圣詹姆斯朗姆酒了。我喝腻了圣詹姆斯朗姆酒,不再想到它了。接着这短篇完成了,我感到很累。我读了最后一段,接着抬起头来看那姑娘,可她已经走了。我希望她是跟一个好男人一起走的,我这样想。但是我感到悲伤。

【乞力马扎罗的雪】海明威—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 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 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 在西高峰的近旁, 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 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284页—“最最喜欢你,绿子。”“什么程度?”“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春天的原野里,你正一个人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太棒了”“我就这么喜欢你”

【利奥波德 萨克 马索克】 穿裘皮的维纳斯 26页—我正陷入一段古怪的感情当中。我不相信我爱上旺达了;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她并没有那种触电的感觉。但是,她的与众不同,超凡的美丽渐渐令我掉入这个魔幻般的陷阱之中。这并不是精神上的同情,是一种生理上的征服,来到缓慢却很彻底。我每天都陷的越来越深,而她—她只是微笑。

【陈丹青】 荒废集 126页—我给你说一次艳遇,真的艳遇—我是画画的,贼眼,去年从上海飞北京,一眼瞧见队伍最前面正在签票的女子,美人!后侧面那么好看,简直“专业”美人! 她掉头走了。走了,我就忘了。 我经常迟到,好几次是广播播音找我,连名带姓。那次我也是最后进机舱的人。坐满了,一眼看见她—不是我在找她:这样的美人,怎会不看见呢。美术馆最好的画,老远勾你目光—我一排排对座号,居然就在她身边:我靠走廊,她居中,靠窗一位小女孩。看见正面了!形太准了,眉眼鼻梁,笔笔中锋,像王羲之的字。王羲之的字,极姿媚的。

【张爱玲】 小团圆 273页—他把头枕在她腿上,她抚摸着他的脸,不知道怎么悲从中来,觉得“掬水月在手”,已经在指缝间流掉了。 他的眼睛有无限的深邃。但是她又想,也许爱一个人的时候,总觉得他神秘有深度。 她一向怀疑漂亮的男人。漂亮的女人还比较经得起惯,因为美丽似乎是女孩子的本份,不美才有问题。漂亮的男人更经不起惯,往往有许多歪歪扭扭拐拐角角心理不正常的地方。再演了戏,更是天下的女人都成了想吃唐僧肉的妖怪。不过她对他是初恋的心情,从前错过了的,等到到了手已经境况全非。更觉得凄迷留恋,恨不得永远停留在这阶段。

【菲茨杰拉德】 了不起的盖茨比 94页—当黛西洁白的脸贴近他的脸时,他的心越跳越快。他知道他跟这个姑娘亲吻,便把他那些不可言喻的憧憬与她的生命气息永远结合在一起了。他的心像上帝的心一样专一,绝不可痴心旁骛。因为他等着,再倾听一会那已经在一颗星上敲响的音叉。然后,他亲吻了她。经他的嘴唇一碰,她就像一朵鲜花一样为他绽放,于是这个理想的化身就完成了。

【杰克•凯鲁亚克】 在路上 21页 —那是我一生中难得有的最最奇特的时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我远离家乡,旅途劳顿、疲倦不堪,寄身在一个从未见过的旅馆房间,听到的是外面蒸气的嘶嘶声、旅馆旧木器的嘎吱声、楼上的脚步声以及各种各样凄凉的声音,看到的是开裂的天花板,在最初奇特的十五秒钟丽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并不惊恐;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另一个人,一个陌生人,我一生困顿,过着幽灵般的生活。我正处于横穿美国的中间地点,在我青年时期的东部和我未来时期的西部的分界线,也许那就是那个奇特的火红下午为什么发生的原因。

分享到:

0 条评论

昵称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抢~